Last Update : Thursday, 18-Oct-2007 11:57:34 HKT

感 激 ! 我 遇 上 了 何 老 師
1984 年 開 始 ﹐ 我 被 派 到 第 一 志 願 喇 沙 書 院 ﹐ 這 段 時 間 特 別 要 感 謝 何 湞 顯 老 師 的 教 導 。

在 我 還 是 中 學 的 年 代 ﹐ 許 多 老 師 都 很 稱 職 ﹐ 有 些 還 可 以 做 到 『 作 育 英 才 』 ﹐ 但 是 能 做 到 『 循 循 善 誘 』 的 恐 怕 就 已 經 很 少 了 。

現 在 在 社 會 掙 飯 吃 也 有 十 多 年 了 ! 投 身 社 會 後 ﹐ 回 頭 看 教 師 這 門 職 業 ﹐ 才 感 覺 到 真 的 不 好 當 。 作 為 一 個 老 師 ﹐ 不 但 要 兼 顧 教 授 、 測 驗 、 改 正 學 生 的 家 課 、 預 備 考 試 題 目 等 等 ... 還 要 從 日 常 不 足 的 課 堂 之 中 ﹐ 盡 力 提 高 我 們 這 些 『 英 文 學 校 』 學 生 的 語 文 水 平 ﹐ 真 是 一 項 苦 差 呢 。 現 在 已 過 了 公 元 二 千 年 ﹐ 偶 爾 聽 見 街 上 的 學 生 們 談 天 的 內 容 ﹐ 他 們 的 老 師 單 是 教 授 知 識 已 經 感 吃 力 ﹐ 學 生 自 己 的 能 力 ﹐ 當 然 又 在 他 們 的 老 師 以 下 了 ﹐ 這 是 很 無 奈 的 。

何 老 師 在 上 課 時 教 授 課 文 之 外 ﹐ 也 談 及 一 些 課 外 知 識 及 為 人 處 世 的 道 理 。 他 的 談 話 ﹐ 不 像 一 些 教 師 般 的 帶 教 訓 語 氣 、 甚 至 斥 責 ﹐ 反 而 像 是 前 輩 、 老 者 的 勸 告 般 非 常 友 善 ﹐ 縱 是 老 生 常 談 ﹐ 由 老 師 帶 著 親 身 的 經 歷 說 出 來 ﹐ 十 分 有 說 服 力 ﹐ 對 我 個 人 來 說 影 響 極 大 。

記 憶 中 最 深 刻 的 是 中 文 作 文 ﹐ 老 師 每 一 次 都 非 常 認 真 地 修 改 和 更 正 ﹐ 從 那 些 錯 別 字 的 紅 圈 、 寫 作 例 子 和 甚 至 一 整 句 的 重 寫 ﹐ 看 得 出 費 了 許 多 時 間 和 一 番 苦 心 。 當 年 我 也 有 幸 地 ﹐ 一 篇 帶 諷 刺 的 作 文 被 老 師 挑 選 出 來 ﹐ 修 改 後 刊 登 在 校 刊 內 ﹐ 到 現 在 翻 看 也 很 高 興 ﹐ 實 在 比 中 甚 麼 獎 都 還 要 有 滿 足 感 。

畢 業 後 ﹐ 在 英 文 當 道 的 世 界 裡 ﹐ 用 上 中 文 的 機 會 少 了 許 多 ﹐ 自 己 也 深 深 明 白 ﹐ 我 的 中 文 水 平 也 不 算 突 出 。 但 從 日 常 生 活 上 的 報 章 雜 誌 、 一 些 政 府 文 告 、 甚 至 大 機 構 的 信 件 中 ﹐ 我 找 到 了 不 少 甚 為 荒 謬 的 錯 處 ﹐ 比 較 之 下 才 曉 得 : 原 來 我 的 語 文 水 平 已 經 比 很 多 人 要 好 ﹐ 想 到 這 裡 不 禁 很 懷 念 那 個 被 陽 光 弄 得 刺 眼 的 課 室 ﹐ 很 想 繼 續 聽 老 師 的 課 ... 。

學 校 裡 ﹐ 許 多 老 師 都 會 有 學 生 們 私 下 改 的 別 名 ﹐ 這 些 名 字 通 常 都 非 常 貼 切 ﹐ 雖 然 很 多 都 不 免 有 些 許 惡 意 。 這 些 別 名 包 含 了 『 師 兄 們 』 對 老 師 們 的 總 評 分 。 一 屆 復 一 屆 的 師 兄 們 ﹐ 評 語 一 定 十 二 分 的 嚴 格 ﹐ 如 果 仍 然 沿 用 上 屆 的 別 名 ﹐ 就 是 同 意 這 個 名 稱 是 貼 切 的 。 在 我 六 年 多 的 中 學 生 生 涯 中 ﹐ 能 被 稱 為 『 老 大 』 的 ﹐ 以 我 所 知 的 只 有 何 老 師 一 位 ! 這 麼 多 屆 的 師 兄 們 也 一 致 推 舉 何 老 師 為 『 老 大 』 。 我 想 ﹐ 必 需 要 有 超 卓 的 知 識 、 熟 練 的 教 學 技 巧 、 公 正 的 處 事 能 力 ﹐ 否 則 不 可 能 會 有 『 何 老 大 』 的 稱 號 罷 !

近 年 從 新 聞 得 知 ﹐ 愈 來 愈 多 的 教 師 及 校 長 , 不 把 學 生 當 人 來 尊 重 。

回 想 起 中 五 時 ﹐ 某 一 日 忽 然 下 起 傾 盆 大 雨 ﹐ 因 為 事 前 天 文 台 並 無 預 告 ﹐ 全 班 同 學 都 渾 身 濕 透 。 何 老 師 一 到 課 室 ﹐ 立 即 叫 我 們 把 濕 皮 鞋 脫 下 吹 乾 ﹐ 還 解 釋 穿 著 濕 皮 鞋 容 易 惹 腳 患 ﹐ 就 這 樣 地 開 始 授 課 ﹐ 不 可 思 議 地 寧 靜 的 過 了 一 整 課 ﹐ 到 第 二 課 另 一 個 老 師 進 來 時 ﹐ 看 見 我 們 都 脫 了 鞋 ﹐ 也 不 聽 我 們 的 解 釋 ﹐ 立 即 命 令 我 們 把 濕 鞋 穿 上 。 現 在 我 想 起 來 ﹐ 他 也 沒 有 做 錯 ﹐ 只 是 不 近 人 情 罷 了 。

何 老 師 對 學 生 的 尊 重 及 苦 心 ﹐ 令 我 們 都 感 到 親 切 ﹐ 亦 提 早 擁 有 了 作 為 『 人 』 的 尊 嚴 ! 我 可 以 驕 傲 的 說 : 早 在 中 學 時 ﹐ 我 們 就 已 經 是 一 個 有 尊 嚴 、 被 尊 重 的 人 !

老 師 的 行 為 ﹐ 以 身 作 則 地 教 曉 了 我 ﹐ 先 要 尊 重 別 人 ﹐ 不 管 別 人 多 少 歲 、 來 自 甚 麼 階 層 和 種 族 。

近 來 從 互 聯 網 『 96/97 年 度 敬 師 運 動 表 揚 教 師 計 劃 受 表 揚 教 師 名 單 』 中 ﹐ 找 到 了 何 老 師 的 足 跡 ﹐ 原 來 他 已 經 轉 到 九 龍 聖 瑪 加 利 女 書 院 任 教 ﹐ 那 些 女 孩 們 真 是 幸 運 呢 !

最 新 的 資 料 , 是 一 位 聖 瑪 加 利 女 書 院 的 網 友 提 供 的 ﹐ 老 師 已 經 退 下 教 席 了 ﹐ 記 得 從 前 他 常 說 : 『 希 望 退 休 後 ﹐有 時 間 做 做 學 問 』 。 希 望 老 師 能 償 心 願 !

何 老 師 ﹐ 謝 謝 你 的 教 導 !